生物天然色素

颜色,被认为是围绕产品创造新“感觉”的最能激动人心的方式之一。随着消费市场对“清洁标签”着色剂要求的不断提高,天然着色剂解决方案所能提供的效果已经可以和任何一种“人造”成分一样出色和非凡。

全球已完成开发的食用天然色素仅百余种,而我国收录可合法使用的使用天然色素更是仅40余种,指定产品标准的则只有不到20种。品种和产量都限制了该产业更大前景的发展。

传统天然色素以来自然提供的天然资源,主要从动物、植物及微生物中提取获得,这体现了人类在传统制造业的工匠精神。但长期依赖自然资源的天然色素不仅受到生物生长状态限制(疾病、机能等)、自然气候(天灾)、富余废弃物(提炼后的参与生物组织)等问题,还面临不断枯竭的土地空间资源挑战。


好在随着合成生物学的出现和近年来的快速发展,自然资源枯竭的问题将得到有效缓解。通过合成生物学技术的应用,我们可以不再向自然索取资源,而是尊重自然、遵循自然、学习自然,利用最丰富也最微小的微生物细胞进行垂直空间利用。

以年产100吨姜黄色素(纯品)为例,优质姜黄鲜重含量不足3%,而生长周期需要8个月,传统提取需要种植3000余吨鲜姜黄,高产优质品种30亩。而采用合成生物学技术,60吨体积发酵罐只需要连续生产25-30批次,2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上述全部产量。


相较于传统天然色素以混合物交付的形式,合成生物学所提供的产品都是高纯度含量的产品,不仅确保了产品合成工艺的长期稳定性,也方便客户在配方使用中对含量的确信。


唯铂莱 唯铂莱官方网站